炉石传说玩家原创小说 巫妖王穿越记十五

作者:雨落|来源:未知|08-23

  我才意识到这样对一个女生很流氓,也通红个脸说:“对不起对不起,那个……我们之前见过吗?”

  “你果然不记得了,没办法,后来发生的事太多了……”她有些失落的低下头。

  “额……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这样我可能能想起一点……”她之前似乎说她没有名字。

  “我没有名字……”她还是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这么痛恨清洗者啊?”我在努力和她找些话题。

  “……我……我不想说可以吗?”我注意到她眼圈居然有些红了起来,看来是被清洗者伤害挺深的,赶紧闭嘴。

  “好吧,那么你好好休息吧,我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就会结束呐。”我起身离开。

  “王子……”她在后面轻身说。

  “我早就不是什么王子了。”我挠挠头,“你叫我阿尔萨斯就可以了。”

  “嗯……阿尔萨斯,请允许我追……”

  “阿尔萨斯,诺兹多姆有事找你。”吉安娜又一次悄悄探出头。

  她看到床上的斗篷时,有些惊讶的捂住嘴。

  “我待会给你解释。”我说。

  斗篷红着脸看着吉安娜,说:“王子,请允许我帮助您。”

  我说:“那应该是我来请求啊!你能来帮帮我太谢谢了,我预感以后都不能平静了。”

  总感觉斗篷露出真面目后有些低声下气,真是奇怪。

  “这个。”诺兹多姆递给我一个眼镜一样的东西,“吉安娜坚持要让你戴上试试。”

  我捧着这个造型有点像酒瓶子的眼镜,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它有什么用。

  “这个有什么用啊?”

  “改变命运哦~”诺兹多姆神秘的笑着。

  “命运是改变不了的~”希尔瓦娜斯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阴测测的说。

  “喂,那可不一定呢……所以这个到底干嘛的?”我问。

  “这个东西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人戴上,会像一个奇装异服的傻瓜。”诺兹多姆脸上带着诡秘的笑,“但是,如果是给足够改变命运的人带上……就可以预见未来了!”

  “什么嘛,不就是德雷克塔尔大师的本事嘛!见过以后再来一个瞬间就不觉得奇妙了。”我嘟囔着。

  “大师带上可没反应。”诺兹多姆帮助我戴上,“他还不够改变命运。”

  “还记得你刚来时老板对你说过什么吗?”诺兹多姆凑到我耳边说,“只有你自己能改变自己。”

  带上眼镜后。

  眼前一片漆黑,声音也都没有了。

  脑袋里“嗡嗡”的,还是没有反应。

  我看不到东西吗?奇怪?

  眼前逐渐亮了起来。

  是什么?

  我突然感到一阵巨大的恐惧和绝望如潮水一般袭来,瞬间将我淹没。

  我突然感觉到疼痛,心的位置。

  我好难受,好难受……眼前……

  血,满眼的血。

  希尔瓦娜斯把自己钉在了墙上。

  美琴靠在门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

  一号被高高的吊在天花板上,一把锤子粘在她的头上。

  吉安娜已经变成了一片人形灰烬。

  她们都这样静静的看着我。

  聆听命运的嘲笑吧

  一句话莫名其妙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最爱的人,她们都死了。

  我都看到了什么……

  我能从一个人的视角里看到。

  我也能肯定这个人是我。

  这个房间也就是我醒来时那些。

  我能感觉到我的双腿在颤抖,我的喉喽发出可怕的“呼呼”声。

  希尔瓦娜斯的弓对着她自己,那一箭把自己钉在墙上。

  猩红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光彩,不甘的半睁着,盯着我。

  死寂中,我们就这样对视着,她平静的看着我,我静静的看着她……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看到我的双手颤抖着伸了过去,却始终没有勇气把她放下来。

  视线猛地向下一转,我应该是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我就这么跪着爬到美琴身边。

  她安静的靠在那里,眼睛也满是不甘地死死的盯着门外,似乎致死都在期待着些什么。

  我合上她的双眼,又像触电一样缩回手。

  这时我终于扭过头去了,观看着的我早就想这样了,因为……美琴真的让我看不下去。

  她浑身上下都是撕扯啃咬的痕迹,已经没有一块好肉……

  她的腰部,已经被什么咬掉了了一大块……

  露出里面森森的骨头。

  不……我不能再想了……

  又一股巨大悲伤从我的心底涌上来,感觉能让人难受的去死的悲伤。

  “吉安娜……”我听到我嘶哑的声音说。

  我跌跌撞撞的朝屋子里走去,一路摇头晃脑的一下子撞到了一双脚。

  我仰起头,一个身材很苗条的女人被挂在上面, 头上有一把锁链锤。

  我认不出她是谁,但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

  她是一号。

  怎么可能呢,她被吊在这里?

  我看到我又一次伸出了手,这次我把她抱了下来,她软绵绵的躺在在我怀里,我居然伸出手在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脸。

  我感觉到浑身的难受,我只能这样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倒不如让我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然后我拿下她头上的锤子,轻轻地把她放平,我感觉到视线里的东西都在乱晃----我全身都在颤抖。

  吉安娜呢。

  吉安娜在里面。

  开始没注意到她在哪是因为她已经化为了一片灰烬。

  开始没注意到她在哪是因为她已经化为了一片灰烬。

  如果不是一边的法杖我怎么都无法想象这摊人形灰迹是吉安娜。

  我能感觉到有液体划过我的脸,不知道是真的我还是我看到的我流泪了。

  可能我们都哭了。

  我嘶哑的嗓子再次喊出一个名字:“菲特罗斯……”

  我不知道这是谁。

  “菲特罗斯!!!”视线向上变成了天花板,显然我在仰天怒吼。

  “菲特罗斯……!”我仿佛疯了一般,走一段爬一段地朝门口过去。

  “为什么……”我离开吉安娜的灰烬。

  “为什么……!”我爬过躺在地上的一号。

  “为什么……!!”我愣愣的最后和死不瞑目的希尔瓦娜斯对视了一会。

  “为什么!……为什么!”我怪叫着跨过美琴,又一下摔倒在地上。

  “菲特罗斯……”

  我现在不认识这个菲特罗斯是谁。

  但我能感觉到心里对他巨大的愤怒和仇恨,它们不断地侵蚀着我的心智,我也感到快要崩溃了。

  不要,不要再让我看了……

  谁来……救救我……

  眼前出现光明。

  房间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只有诺兹多姆手里拿着眼镜小心的擦拭。

  我的全身上下都是冷汗,衣服已经湿的像洗过没有晾就穿一样。

  浑身都剧烈的战栗着,恐惧,悲伤,痛苦,恶心……还有悔恨,在我全身上下疯狂翻涌。

  我一动胳膊,没想到动作剧烈到直接撞倒了桌子。

  “你完全可以不说你看到了什么。”诺兹多姆脸上的微笑已经消散,他严肃的说,“但你要知道,不论你看到的什么,都!将!是!你!一!手!造!成!的!”

  “哈啊”我口齿不清的咕哝,双眼瞪的老大盯着他。

  “你已经看到了自己将造成的命运,希望你能改变它吧。”诺兹多姆叹了口气,给我倒了杯水递给我。

  我平复了很久。

  “这个东西……”我感觉我的嗓子也像未来一样哑了,“你用过吗?”

  “我不敢用。”诺兹多姆的眼神仿佛像利剑一样穿过我。

  “你用过!”我直视着他的双眼。

  “是的,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诺兹多姆把眼镜放到一个小盒子里,又放到衣服里面收好。

  “你……看到了什么?”我的表情此时一定很难看。

  “我不想说。”诺兹多姆扭过头。

  “告诉我……我想确认一些事情……求你了。”我说。

  诺兹多姆死死的盯了我半天,我们就这么看着,不知过了多久,诺兹多姆的表情也突然愤怒起来。

  “我看到阿莱克斯塔萨和伊瑟拉死了!”诺兹多姆吼道。

  我愣在了那里,诺兹多姆还在冲着我大吼:“就是因为我,就是因为我在那里面加入了污染者,我们因为比一般人要强,直接去对阵主,所以那个混蛋!!那个该死的东西……”

  诺兹多姆“啪”把杯子摔在地上,左手握住右手掩饰着愤怒的冲动。

  “主把她连同她喷出的熊熊烈火,一起冻成了……冻成了一个大冰块!然后?然后她碎了……碎成无数渣滓……就这样,满天的乱飘!”诺兹多姆的眼圈红了,金色的瞳孔已经里充满了泪水,“就这么的,有些飘到我鼻子里,有些飘到我嘴里……都是她!全部都是她!”

  我呆呆的盯着这条转眼就有些崩溃的龙。

  “还有伊瑟拉?抱歉,我真的不想说了。”

  他自己非要说那么详细,可能是那些画面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他压抑已久的负面情绪全部被我勾出。

  这也是他现在保持中立,竭力和污染者撇关系的原因吗?

  刚才我看到的场面,对我又何尝没有打击,但我并不能像他那样大声对着一个人吼出来,就这么发泄出来。

  这股东西就压在我的胸口,我每呼吸一次都觉得难受。

  还好我可以确认一样东西了。

  我起身拍了拍意识到失态有些发愣的诺兹多姆,“谢谢了。阿莱克斯塔萨现在还好吗?”

  诺兹多姆哽咽的一句话又把我拉回了深渊。

  “呵,她早就死了,还是化成了渣滓,还是随风乱飘着。”

  我顿住了脚步,机械一般的生涩地回过头。

  “只不过这次是克尔苏加德。”

  “还好伊瑟拉到现在都没什么事。”

  克尔苏加德???

  带上这个东西之前,希尔瓦娜斯阴测测的在我身后嘟囔:“命运是改变不了的。”

  她自己也是,做到了天时地利人和,最终还是输给了我。

  我一步一步向外面走着,四处张望寻找着。我得立刻见到她们几个,我现在太需要活生生的她们了。

  菲特罗斯……

  我念叨着这个名字。

  我现在和污染者撇清关系太迟了。

  菲特罗斯……

  不管你是谁,你死定了!

  什么?!你怎么可以说我这是食人魔都打不过的套牌??”斗篷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哇,那你打赢过穆格尔吗?!”吉安娜调侃着。

  “等等!吉安娜你什么鬼意思,我才被阿尔萨斯拿这套牌打败过啊!”希尔瓦娜斯不高兴的插嘴。

  “那是因为是我的阿尔萨斯用的呢~”

  “什么啊,我用这套牌随便也吊打你们任何一个!”斗篷气的大叫。

  正当她们相互调侃不休时,我推门冲了进去,然后瞪大了双眼。

  她们几个正在里面换衣服。

  “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快给我出去!”吉安娜一把抓过褶裙

  “你这家伙,偷窥不小心暴露了吧?!”希尔瓦娜斯抓起一个银瓶砸到我脸上。

  斗篷只是红着脸躲到后面。

  美琴正安静的睡在她身后。

  我看着好好的她们,长舒了一口气,和未来一样,软软的跪了下来。

  “怎么了?”吉安娜和斗篷担心的询问我,希尔瓦娜斯倒是一脸冷漠的现在一边,不过时不时朝这里瞟。

  我被她们扶到椅子上,说:“没什么…你们都还在,真好…”

  “你这话说的,怎么好像我们都……”吉安娜顾及到旁边的希尔瓦娜斯,没说出那个“死”

  字。

  但是她们都是聪明的女孩,又怎么理解不了我的眼神和话?

  “出什么事了吗?”斗篷重新穿上了斗篷,把脸深深的埋入里面。

  “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菲特罗斯的人?”我犹豫了一下问到。

  “菲特罗斯?不认识啊”她们居然都表示不认识。

  “应该是个清洗者。”我提醒她们。

  众人把目光都转向了斗篷,听她的字里行间应该当过清洗者。

  “不,我也不认识啊,我干清洗者那时太早了,那时还是伊利丹和古尔丹两个人控制执行和议会……对不起对不起。”她低下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