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玩家原创小说 巫妖王穿越记十七

作者:雨落|来源:未知|08-23

  导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玩家原创小说 巫妖王穿越旅馆的故事

  “可是……我现在很弱……”我难堪的说。

  “自己人之间不必动刀动枪。”瑞文戴尔笑到。

  “其实你就是怕被布劳缪克斯一刀砍了吧?”

  克尔苏加德插嘴。

  “什么啊!?我会怕她?我……”瑞文戴尔叫起来,“哦不,抱歉国王,我失礼了。我刚才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有最好的竞技方式……”

  “你是指游戏啊?”我无奈的笑笑,希尔瓦娜斯也曾经这么和我说过,这种事情都可以这么解决吗。

  “额,因为其实我们纳克萨玛斯的人互相用游戏竞争是很蠢得,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特殊的英雄和英雄技能,根本不能谈服众一说。”瑞文戴尔解释,“譬如萨菲隆吧,它的技能是杀掉所有没被冻结的随从,在场所有人对付它都会很棘手的。”

  “你的意思是……我根本没有特殊的英雄和技能,只用普通的英雄击败他们就能服众?”

  “当然那只是暂时的啊,您还得趁机恢复然后重新获得对她们的控制……毕竟这只是游戏而已。”克尔苏加德说,“另外她们每人都有一副特别的套牌,也得注意。”

  大概听他们介绍了一下特殊的英雄技能,我觉得好不容易钻出来的一点希望狠狠的朝我身上吐了一口痰,又钻了回去。

  “这,这,这,这,这也太强了,比我的生命值多不说,还有护甲和这么强大的技能,直接间接都对我不利,这让我怎么能打赢啊。”

  “这也是很多人乐于来挑战我们的原因啊……”瑞文戴尔说。

  “在您身上一切都有可能!您可是才来没多久就打败了天梯稳居第一的希尔瓦娜斯啊。”克尔苏加德说。

  “……”我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

  “这是我们目前可能能帮到您的一点东西,希望国王好好构思怎样使用。”克尔苏加德将一叠东西交到我手里。

  是一堆我还没见过的卡。

  里面有些是纳克萨玛斯的首领,例如

  【克尔苏加德】

  【迈克斯纳】

  【洛欧赛布】

  等看起来都是十分强大的橙卡,还有一些第一眼就感觉也非常好用的卡牌,譬如这个【淤泥溅射者】,简直比我一直认为很好的嘲讽【森金持盾卫士】强了一倍!

  “恩!我会尽力!”我心里稍稍有底了。

  在纳克萨玛斯阴暗潮湿,处处散布着浓烈的死亡气息的房间里呆着居然有些睡不着。

  来这里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干脆起身研究起克尔苏加德给我的卡牌来。

  我看着属性强的逆天的克尔苏加德有些发愣,如果我重新拾起对布劳缪克斯她们的控制,我岂不还是原来那个残忍无情的巫妖王?

  弗丁送给我的圣光来到这不知什么时候都消散了。

  心底一个声音说:“你是巫妖王,你不必控制他们。。”

  第二天,我见到了布劳缪克斯和瑟里耶克,后面的阴影里还有个矮人,应该是库尔塔兹领主。

  “尊贵的国王……”没想到,瑟里耶克还对我很尊重。

  “你已经下台了。”布劳缪克斯就很直接了。

  我被她一下说的很不快活,拍案而起说:“你们会后悔现在的无礼的!”

  “我们不会后悔。”布劳缪克斯平静的说,“是你让我们变的不会后悔。”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愤怒的注视着阴影里的三人。

  “我们已经听瑞文戴尔说了,不过我认为就算您用这种方式击败我们就足够让我们臣服----您也没法击败我们。”瑟里耶克说。

  “法琳娜和诺斯那种级别就够你受了,你不可能战胜我们。”布劳缪克斯傲慢的说。

  “混账!你们就是这么和赋予你们力量和再生的巫妖王大人说话的吗?!”克尔苏加德愤怒的说着从后边走来,周围散发着恐怖的死气,手上也握住了剧烈飘荡的寒冰,蓄势待发的样子。

  布劳缪克斯几人稍微朝后退了几步,显得有些忌惮。

  刚才对我他们就没有表现出一丝的这种状态。

  从他们背后,阿努巴拉克和阿努布雷坎也钻了出来,布劳缪克斯她们登时警惕起来。

  “好了,让他们走吧。”我闭上眼睛,不想再看这几个人,“我会亲自一个一个去打破你们的妄想!”

  我真的已经下台了?我愤怒得双眼冒火。

  等着瞧吧。

  清洗者执行部。

  “你是说,吉安娜一个人回来的?”

  “是的。”

  “这样难度不就又增加了一重!”菲特罗斯飞起一脚,把身边弓着腰报告的人踢开。

  “额……我觉得这就是个很有用的情报啊……”

  “要情报有什么用!”菲特罗斯又给他一巴掌,“埃岚克达尔,你派出去的人最开始被阿尔萨斯拦住就算了,这些天哪一个都没能干掉一号,还有一个是被一号一个伤员给打回来的……”

  “………………”

  “埃克达尔索!你究竟能不能办好事!她们已经越来越警觉了!”

  “可是大人……是您不让我动用好手,普通的年轻人确实对付不了一号。”

  “动用好手?!!”菲特罗斯瞪着他,说,“主明确说不在让我插手,你知道惊动主的后果吗?”

  “………………”

  “这样吧,明天主会去染血之手那里,你就亲自出马,伪装的好一点,一定要给我成功!”

  “是!属下还有一事……”

  “什么事?”

  “大人,其实属下叫埃索岚达尔……”

  “烦死了!我叫你埃岚索达尔你就叫埃克达岚尔!”

  “……是…大执行长…”

  吉安娜把美琴抱起来,微晕的美琴怕掉下去也反射性抱住对方,两人就维持这样暧昧的姿势,美琴由着吉安娜抱着走向卧室。

  摔到床上后,美琴才发现已经到自己房间了,而旁边就是自己的衣服。

  “啊啊啊!”

  “你又长大了呢。”

  吉安娜跟着压上床,两人身高差不多,可是吉安娜力气大上不少,美琴软弱的抵抗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手伸到自己的衣服里。

  “老师,别……”

  “真的?那就把我推开呀!”

  “我用不上力……”

  美琴的脸越来越红,双手贴在吉安娜的肩膀上却无法撼动她,吉安娜沉默一下,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老师。”

  美琴出乎意料的强势让吉安娜忘了继续。

  沉吟了一会吉安娜的手到美琴大腿,用指背像逗小猫一样来回磨蹭。

  “对不起,那可是阿尔萨斯。”

  “老师,既然是最后一次,我们就不要想他了……”

  “好!”

  吉安娜又蛮横地给美琴一吻。

  “好啊好啊……我最后一次来带你到快乐的顶峰吧!”

  关于对阵布劳缪克斯的事。

  对付天启四骑士我的优势在于知道他们的英雄技能,劣势则在于他们实在太强了,知道了也没什么卵用。

  也还好,听他们介绍完我还庆幸只是对付布劳缪克斯,我只是突然遇到有些措手不及,对付的方法还是很多,如果是克尔苏加德就太难受了。

  在纳克萨玛斯里根本分不出日夜,而我却能感觉到时间已经流逝很多了。

  “国王,您安排一下对于背叛者的挑战吧,我们也好有准备。”克尔苏加德来到我的身边,把一张纸放到我的手边。

  “黑女巫法琳娜?这是什么东西?”我看着皱起了眉头,“我只想挑战天启骑士,至于这个什么法琳娜和估计是被她强拉进来的诺斯还不配和我动手。”

  “也正是我的意思,国王。”克尔苏加德随手划去了那两个名字。

  “告诉她们,不想服从我就滚蛋吧,纳克萨玛斯还没有空到收留垃圾的程度。”我对克尔苏加德说,“什么黑女巫,真是给她点脸了。”

  克尔苏加德说:“不打扰您思考了,我走了。”

  “等下。”我叫住他,“把我刚才说的原话告诉法琳娜,她还不敢造次。”

  “是,正是我的意思。”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还是什么建议都没给呢……”

  本身就站着场攻为6的三个骑士,虽然只有14血但是会免疫。

  克尔苏加德说到时候应该是布劳缪克斯用瑞文戴尔这个英雄与我对决,所以把他的特点和我说的很清楚。

  例如她开局战场上就拥有三个骑士。

  例如她很快就能装备武器。

  啧,一想就头疼……

  如果不尽快解决掉一两个骑士真是太难了。

  我考虑到暗言术•痛和自然平衡应该能起到很好的作用,但都是我不熟悉的职业,我还是得了解一下这些职业。

  克尔苏加德刚走没多久,我身后传来“噗嗤”一声,阿努巴拉克钻了出来。

  “喂喂喂,为什么不能从正门走啊,而且破土的时候声音太奇怪了吧。”我头都没回的说,“你来给我什么好的建议吗?”

  “不,我想不出来可以打败布劳缪克斯的主意,但是……”阿努巴拉克说。

  “嗯?”

  “国王,你应该也怀疑了吧,我这种武夫构思不了应对布劳缪克斯的套牌,但是克尔苏加德----”阿努巴拉克眼中泛着寒光,“他早就知道瑞文戴尔这个英雄的技能,凭他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