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玩家原创小说 巫妖王穿越记十八

作者:雨落|来源:未知|08-23

  导读: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是玩家原创小说 巫妖王穿越旅馆

  奇怪。

  美琴的房间,没有人,床上还有几大块奇怪的水渍。

  斗篷的房间,也没有人。

  就连一号的房间,居然都没有人?

  不会吧?我猛然想到预见到的未来。

  什么啊?难道那么快吗?……

  不会吧?

  我顿时感到一阵恐惧,颤抖着看向未来中,那间令人肝胆俱裂的大房间。

  不会吧……

  不会吧……

  我只是离开这一会儿……

  我一步一绊地走着,我惊恐的发现,周围的气氛居然真的很像看到的未来。

  巨大的恐惧和绝望感朝我袭来。

  死寂。

  不,我发现了一个微妙的地方,未来里,那道门是开着的……美琴躺在门边……现在它是关着的。

  还好,看来那天还没有到来,像是获得了新生,我长舒了一口气,逐渐才舒服下来。

  “……阿尔萨斯?”身后传来斗篷的声音。

  “啊……啊……”我语无伦次的应着,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回头一看,她正有些发愣的站在我身后。

  “你……你怎么哭了?”她抬起头,露出了埋在斗篷下夹杂着担忧和气愤的表情。

  “……你现在的表情很可怕呢。”我身体一软,跪了下来。

  “哎……?”斗篷急忙跑过来扶起我,“其实,你现在的表情也很可怕……”

  “所以一号去向不明?”了解了大概情况我问。

  不过我确实不明白吉安娜和美琴怎么聊天会双双睡着,那滩水又是怎么一回事,潜意但是感觉那是不能问的问题。

  “她俩为了将功赎罪,已经去找了……不过找到的可能性应该很小了……”斗篷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小声的说,“都怪我!!!”

  “之前就有清洗者的人偷偷来抓她,因为是阿尔萨斯委托给我的任务,要我把她好好的保护起来,我很认真,因此清洗者来了几波人都束手无策……没想到,我和希尔瓦娜斯就走了一会,她们今天就疏忽成这样…唉…其实也都怪我!!”

  我皱起眉头看着她。

  “哎呀,我现在还真没功夫去帮助一号呢……”我说,“我这次回来只是为了拿点东西,很快还得回纳克萨玛斯去。”我苦恼的说。

  斗篷看到我苦恼的表情,十分自责地说:“真是的!我怎么想起来去找什么老板……如果不是我出去,她们怎么能趁虚而入……我真没用啊…!…”

  “喂,你怎么还是这样啊……”我疑惑的看着她,“为什么一定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头上?!”

  “因为我……我本来就是个罪人……”斗篷又把头埋进斗篷。

  听到她这么说,我倒不知从哪冒出来一股邪火烧着我的心。

  “什么啊,说的我都不爽了啊!”我突然站起来,一把掀开她的斗篷,然后蛮横地拽了下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她斗篷之下的上半身居然仅仅穿了贴身的内衣……下面也只是一条很短的裤子,尽情地勾勒出了她美好的身材。

  “啊…啊啊…”她很慌乱的捂住身子,“快还给我啊……”

  我也有些慌张,谁想到斗篷下那么豪放。

  不行,都这样了,怎么能就这么给她。

  我纹丝不动,擦了擦鼻……涕继续刚才的话:“什么有罪之人啊,有罪之人也不是用这种方式赎罪的啊!”

  “我只是……忏悔……想要惩罚自己……”揭开斗篷后,她似乎很害怕,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就那么娇小的一点,真让人怜爱。

  “你惩罚的也是我很喜欢的人啊!”我大叫。“你惩罚她我会不爽的!”

  她悄悄露出一点脸,非常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我。

  “唉……”我有些不忍心,但还是一咬牙……

  “啪!!”一声脆响

  本来想抽脸,但还是下不去手只能一巴掌扇到了她挺翘的臀部上。

  “啊啊啊!!”她又是一声怪叫,只敢窝在角落恐惧的看着我。

  这一下我用力不轻,自己的手也能感觉到很痛。

  对不起,不过……我现在已经狠狠地惩罚过你了。”我直视着她复杂的眼神,“以后别在惩罚自己了,好吗?”

  “可是……”

  “什么可是啊!明明之前在斗篷下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啊!”我又一股无名火窜了上来,大声冲她吼着。

  “不要把什么错误都怪到自己头上啊!可能你以前真的犯过什么错误,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根本不能够拿来当做现在委屈自己的理由啊!你把自己当什么了啊?!反正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啊!”

  她终于抬起头,惊讶的注视着我。

  “还有啊,不要总是把自己藏在斗篷里啊!明明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女孩子,我早就想这样做了,现在,我没收了!这个斗篷归我了!!!”

  她迟疑了一下,小声说:“可……这是我少有的她的遗物了……”说着,她眼中一直打转的泪珠掉了下来。

  “过去的人吗?”我的声音平静了下来,看着这件斗篷,“何必何必啊,干嘛要用遗物去怀念一个人啊。”我抓住她一耸一耸的肩膀,柔声说,“她其实一直都活在你心里吧?”

  “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人,是不会离你而去的,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她都在你身边——她也肯定不希望你这么惩罚自己吧?”

  她满脸都是泪水,还是呆呆地看着我的脸。

  “你还想做人吗?!”

  “额啊?!……啥?”

  我蹲下身子,小心的拭着她的眼泪,和蜷缩成一团的她说:“答应我,好好做自己,好吗?我真的不想……在看你每天呆在斗篷底下,成为另外一个人。”

  屋子里寂静的可怕,我也喊得没力气了,不再发出声音。

  终于,一阵沉默过后----

  “哇啊啊啊啊啊啊……”斗篷扑到我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居然还死死的咬住了我的一只手,无声地倾诉着这往日的痛苦和委屈。

  我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希望她已经释怀。

  “谢谢你,……阿尔萨斯。”漫长的大哭过后,她的声音逐渐微弱下来,然后在我的怀里小声的嘀咕着。

  “恭喜你,全新的……额,你之前说你没名字是吧?”

  “其实……”

  “我可以给你取一个吗?”

  斗篷再一次愣住了,她收回了要说的话,小声说:“感激不尽。”

  我沉吟片刻,说:“你看,你爱玩宇宙术,取其中一个很美的字,就叫你-宙-怎么样呀?”

  宙彻底愣住了。

  “怎么……不好听吗?”我倒有些害怕她不喜欢。

  “怎么……不好听吗?”我倒有些害怕她不喜欢。

  “不,阿尔萨斯,很美的名字,我很喜欢,请允许我用到生命的尽头。”宙终于笑了起来。

  她笑得时候,才是最漂亮的时候,简直美到窒息。

  “哈哈哈当然可以啦。”我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快找件衣服穿上吧!以后别在穿那个斗篷了啊。我去找希尔瓦娜斯收拾收拾也得赶快回纳克萨玛斯了。”

  宙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宙,这一次,你有足够的力量,希望你可以守护好——最爱的人。”

  晚上,众人聚在一起的大厅里。

  “哎,所以原来你叫宙吗?”吉安娜说。

  “是的,是阿尔萨斯给我取的新名字呢……”宙羞涩的说。

  “我倒是很好奇你原来叫什么哦,为什么不愿意说?”吉安娜的目光似乎洞察一切。

  “原来……原来的名字有罪,已经被我处死了……现在我获得王子的恩赐已经重生了。”宙眼睛闪亮亮的。

  “说起来,我们还没有找到一号啊……”美琴说。

  “阿尔萨斯去处理纳克萨玛斯的事务了,就留给我们这一个任务,大家努力起来吧!”吉安娜挥着手。

  “真是的,为什么要听他的?”站在一边的希尔瓦娜斯说。

  “额,希尔瓦娜斯,阿尔萨斯后来是找你去了吧,干什么的啊?”宙问。

  “他自己列了一个单子,让我帮他组一套牧师牌借给他,正好,那些牌我正好都有,就给他组了,很奇怪的一套。”希尔瓦娜斯撇撇嘴,“他那个破态度就像我应该的一样!”

  “很奇怪?”吉安娜好奇心发作。

  “是啊,他要了周卓呢。另外,他还……”希尔瓦娜斯说着突然顿住了,“算了,他不让我对任何人说。”

  “哈哈,你不也是非常听他的话!”吉安娜何等聪明,立刻打个哈哈掩饰过去。

  “喂……你这人……”

  啊,希望我一番发火解决了宙的心病,就算没有彻底治好她,时间也会开始抹平她的伤口了。

  本来就是大哭一场就好的事情,她只是找不到肩膀哭。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她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有什么开心的事吗?”走在我旁边的阿努巴拉克问。

  “阿努巴拉克啊。”我卖了个关子,“为什么你那么尽心地帮助我?”

  “毕竟国王的能力我是一路下来亲眼目睹的,再说,您也一直在进步啊。”阿努巴拉克的声音很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