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玩家原创小说 巫妖王穿越记十九

作者:雨落|来源:未知|08-23

  说着,他又召唤了【肉用僵尸】

  什么……他为什么……

  “这是我给的最后一点机会了。”

  “什么?我了不需要你的恩赐!”说着我用烈焰小鬼打死了他的肉用僵尸~

  切,你是认真的,我也是认真的,你的话又没让我失去理智,为什么白白的血量不要。

  五费,我抽到珠魔之卵。

  我试探着召唤了鱼人袭击者,飞刀“啪”射中了阴影中的纳克萨玛斯之影。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生命分流再抽一张。

  太棒了,我的斩杀大杀器来了!

  然后我还是召唤了珠魔之卵,飞刀不负众望,一把翡翠飞刀射去,纳克萨玛斯之影化为灰烬。

  “什么……”克尔苏加德惊叹。

  场上14点场攻可不是开玩笑,很快克尔苏加德的护甲被打破,技能变为了曾经让我无比苦恼的8费的精神控制。

  这就是我这套牌针对他的第二个地方了,现在才五费,你上哪控制去?

  就算你控制,场上这些个鱼人和卵子也就飞刀你拿去有用,但飞刀也只是个3-2的随从啊。

  “这……”克尔苏加德的表情有些慌乱。

  随着克尔苏加德的护甲消失,从他背后突然窜出两个随从加入战场。

  【冰冠守护者】两个5-5的嘲讽,有些难以应付。

  我看着他的新英雄技能说:“有些东西看上去很强,却真的不一定好用呢~”

  “国王,您真的很厉害啊。”

  克尔苏加德考虑了一会再次用冰霜震击打死我的鱼人招潮者,然后又召唤了一只纳克萨玛斯之影。

  这下运气再好飞刀也不可能射死他了。

  “来吧……来吧。”我念叨着,可惜回合开始抽来的只是力量的代价。

  我直接叫出我的斩杀大杀器……不过此时可能还斩杀不了……

  【老瞎眼】!

  老瞎眼上场立刻变为5-4,我略一思索,用力量的代价给了鱼人斥候,简直白白撞死了他一个冰冠守护者。

  然后就到了鬼灵爬行者立功的时候,鬼灵爬行者撞到另一个冰冠守护者上死掉,亡语召唤出两只小蜘蛛。

  “嗤嗤”飞刀又是两刀居然全都打在还有四点血的冰冠守护者身上。

  “这……”克尔苏加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用鱼人袭击者撞死他另一个冰冠守护者,然后再次全员打脸,由于他还有一个纳克萨玛斯之影,我没敢再抽牌。

  “为了巫妖王!!”克尔苏加德召唤了【鬼灵骑士】,鬼灵骑士的大喊令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发生了些变化。

  “我说,克尔苏加德啊………你为什么不相信运气呢?”我看着七费回合抽来的牌笑着。

  “不可能永远靠运气!”克尔苏加德认真的回应道。

  “我也没永远靠运气!来吧!”

  【鱼人领军】

  在我这套牌第二个核心的恐怖加成下,老瞎眼都变成了可怕的7-5,我没有管鬼灵骑士,再次攻击克尔苏加德的英雄。

  克尔苏加德回合开始抽了张牌,表情开始不舒服起来,然后考虑了很久召唤了黑暗教徒和苦痛侍僧。

  他只剩下21点血了,胜利在望……

  他的鬼灵骑士毫不犹豫的砍死了我的鱼人领军。

  八费回合,我再次笑出了声,说“克尔苏加德,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鱼人领军】

  得意忘形的我犯了一个小错误,忘记用飞刀攻击,其它随从继续全部打脸,即使这样这时他也只剩下四点血了。

  “克尔苏加德啊,真是可惜咯。”我轻松的笑着。

  “国王,你在和希尔瓦娜斯决战的时候说的一句话我很喜欢。”克尔苏加德居然还是那么平静。

  “什么?”我下意识的想到了那句咒语一般话,抬起了头。

  “这个游戏……真的有板上钉钉的局面?”克尔苏加德召唤了【憎恶】!

  然后黑暗教徒击杀掉我的鱼人领军,鬼灵骑士杀死我的老瞎眼。

  该死!

  他的憎恶的亡语此时刚好能把我全场清光,然后他又可以精神控制我的珠魔之卵掉出来的蛛魔……

  难道不去打他?

  那更不可能。

  有八费精神控制那么强的技能,即使到时候克尔苏加德只剩下两点血,我也相信他能翻盘。

  而我手里已经没牌了,血量只有14点,非常危险。

  况且他应该还没抽到【淤泥喷射者】这个超级难处理的墙。

  怎么……

  这套牌带的鱼人很多,所以没有位置放沉默,也只有灵魂之火一个法术……

  不会吧,就这么被翻盘了?

  不是吧。

  克尔苏加德看我惊慌的样子,笑着:“国王,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还没有人打败过这种状态的我呢。”

  “你在说什么啊……”我喃喃的说。

  “不是我的运气好,而是我该做这!里!的!主!人!”我把回合开始抽到的牌看都没看一眼就压到战场上。

  【暗鳞先知】

  “不可能永远靠运气。”克尔苏加德说,“我也不是靠运气来管理纳克萨玛斯的。”

  “住口!”我愤怒的说,巫妖王之气场再次显露,“我说了,我!就!该!是!你!们!的!主!人!我!可!是!巫!妖!王!!!!”

  生命分流,抽到的牌我还是没看一眼,直接压上。

  “啊……”克尔苏加德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啊……巫妖王啊!”瑞文戴尔激动的跪了下来。

  “这……就是命运吧,运气解释不通了呢。”瑟里耶克小声说。

  又是一个先知

  【寒光先知】!

  所有鱼人增加两点生命值!

  憎恶临死前没能带走我的鱼人猎潮者和鱼人招潮者!

  攻击!

  毁灭!

  克尔苏加德的英雄爆炸开来。

  我回来了!

  “这么短的时间就构思出简直完美克制他们俩人的卡组呢。”拉苏维奥斯对身边的戈提克说。

  法琳娜也扶着诺斯,呆呆地看着我们两人。

  “不用犹豫了。”希尔盖看着倒在克尔苏加德怀里的我说。

  “怎么样?我有资格做纳克萨玛斯之主吗?”我累的虚脱,倒了下去。

  “我的国王,您太令人欣喜了!”克尔苏加德扶着我,兴奋的说,“即使您不会给我首领的位置……我也甘愿叫出纳克萨玛斯的控制权!”

  “我还不至于被你激怒……我的意思可不是要把你赶出纳克萨玛斯啊……”我勉强地笑着,这些天已经太累了,真想好好睡一觉……“你还是我最信任的助手……”

  说完我便晕了过去。

  菲隆毋庸置疑是最强的一个,挑战它肯定很有趣,关键在于打这货也太看脸了,打它即使非常合适的套牌也需要反复尝试……